English
中國農科院微信公眾號
農科專家在線微信公眾號
MENU
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專家觀點

金軻等:疫情對牧區半牧區草原畜牧業的影響及建議

【字體:

  自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迅速波及全國各地,短期內對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產生了不同程度的沖擊。新冠肺炎無疑是2020年中國經濟的“黑天鵝”,給中國經濟的發展帶來了較大的不確定性。我國牧區半牧區經濟社會發展相對滯后,基礎設施建設薄弱,農牧民生活水平相對滯后,以牧業為主的產業結構相對單一,基本公共衛生醫療服務條件相對落后,這些現實狀況均對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產生了不利影響。如何化解疫情負面影響,保持牧區半牧區經濟社會平穩有序發展,鞏固脫貧攻堅成果成為擺在我們面前的緊迫任務。

  當前,疫情形勢依然嚴峻,為了摸清疫情對我國牧區半牧區生產生活的影響,中國農業科學院草原研究所草原經濟與政策團隊利用在線調研的方式開展了調研,形成報告如下。

  一、調研數據來源

  此次調研利用網絡,在內蒙古、新疆(含新疆建設兵團)、青海、西藏、寧夏、四川、甘肅、云南8個重點牧區省區和河北、山西、遼寧、吉林、黑龍江5個省區的牧區和半農半牧區開展了問卷調研,累計獲取有效問卷3360份,調研受訪者包括農牧民1588人,基層畜牧業或草原管理人員618人,基層畜牧業相關技術人員903人,以及在牧區半牧區生活的從事其他工作的人員251人,很好地代表了我國牧區半牧區生活人群的基本情況。

圖1 調研問卷來源分布圖

  二、牧區半牧區抗擊疫情的基本情況

  (一)牧區半牧區疫情防控及時有效,確診和死亡人數均較低

  疫情發生初期,牧區半牧區政府反應迅速,調研數據顯示,83%的人群所在地在1月底之前就開始了疫情防控,通過在村莊入口設卡檢查、廣泛宣傳禁止互相串門等方式,有效抑制了病毒的輸入與二次傳播。全國主要草原省區,包括西藏、新疆、青海、內蒙古、甘肅及寧夏確診的新冠肺炎人數和死亡病例出現雙低特征。其他草原牧區和半牧區,確診人數雖偏高于傳統牧區,但也明顯低于我國中部、東部和南部的發達地區。

  (二)生活必需品供應較為充足、價格平穩,農牧民生活穩定

  疫情發生以來,牧區半牧區生活物資供應較為充足,農牧民生活穩定,受疫情影響較小。據調研數據統計,80%參與調研的人認為疫情未對其生活水平造成明顯影響,91%的人認為可以隨時買到生活必需品或者替代品,46%的人認為生活必需品的價格基本沒變,31%的人反映生活必需品的價格稍微上漲,但上漲幅度在15%以內,屬于正常波動。

  (三)飼草料供應基本充足、價格平穩,農牧民生產基本正常

  疫情發生以來,主要生產資料暫未出現短缺問題,且市場價格和供給相對平穩充足。據調研數據統計,63%的受訪農牧民認為飼草料供應充足,69%的農牧民認為與正常時期相比干草價格變化不大,74%的農牧民認為精料價格變化不大。31%的農牧民認為疫情對其生產時間基本未造成影響,57%的農牧民認為略有影響。49%的農牧民認為對其生產規模決策未造成影響,31%的農牧民計劃通過擴大生產規模來降低疫情帶來的減收的負面影響。

  三、牧區半牧區抗疫能力提高是國家草原牧區政策、經濟社會發展以及牧區地緣優勢和生產生活習慣共同作用的結果

  在此次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中,牧區半牧區體現出一定的適應性和抗疫能力,是近年來草原牧區半牧區經濟社會發展所取得成就的重要體現。

  (一)從傳統游牧向定居放牧的轉變有利于疫情的控制,生產方式的轉變降低了疫情所帶來的畜牧業損失

  游牧時期,牧民逐水草而居,草原畜牧業生產長期存在“夏飽、秋肥、冬瘦、春死”的循環,游牧的基本特征是人畜流動,不便于儲存糧草,當面對旱災、雪災、疫災等自然災害時生產和生活系統異常脆弱。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在牧區推行定居和草畜雙承包政策,牧民的生活居住條件得到改善,生產基礎設施也不斷加強,降低了家畜長途跋涉所致的掉膘和死亡,畜牧業生產水平大幅提高。進入本世紀以來,為了保護草原生態環境,降低草原承載壓力,內蒙古等傳統牧區通過棚圈補貼、儲草棚補貼、休牧補貼等鼓勵牧民冬春季儲草舍飼,經過十幾年的宣傳和政策引導,牧戶已經形成了越冬前儲備飼草料的生產行為,有效增強了抵抗自然災害的能力,家畜的越冬死亡率下降到2%左右。新冠肺炎疫情短期內對牧區半牧區畜牧業生產影響較小的一個重要原因,應歸功于2019年末牧民飼草料的充足儲備。

  (二)從畜隨草移到草向畜動的轉變,不僅是社會發展進步的結果,同時也對牧區半牧區減災抗疫起到了積極作用

  近年來,中央和地方一直加大基礎設施建設的投資力度,偏遠牧區的交通條件得到了重大改善,基本上形成了柏油路、水泥路村村通的交通網絡格局。交通條件的改善,大大增強了牧區物資流通能力,尤其是飼草料調運能力。伴隨著飼草料市場的逐漸成熟,牧戶已經可以足不出戶購買到來自全國各地的飼草料,讓優質的飼草料資源向生產需要的地方流動集聚,改變了以往趕著牛羊群移動找草的低效生產模式,降低了生產風險。在調研中,有68%的受訪者認為自然災害發生時能保障及時調運救災飼草料,并能讓農牧民平價購買到所需物資是最好的惠民政策。從“畜逐草”到“草逐畜”,從游牧到“運草”,不僅是草原畜牧業生產的重大轉變,也是多個行業產業共同進步的結果,在此次抗擊疫情當中,展現出明顯優勢。

  此外,此次疫情發生對牧區半牧區畜牧業生產影響相對較小的另一主要原因是疫情爆發期錯開了家畜出欄和農牧民儲備飼草料等關鍵生產活動期。據調研數據統計,38%的農牧民年前基本備齊過冬用的飼草料,對這些農牧民來說,疫情對近期內畜牧業生產不會造成太大的影響;31%的農牧民選擇年前買一次,年后買一次飼草料,一般年后購買飼草料的時間是在接羔之前的三月初,目前,大部分牧戶仍有部分剩余的飼草料。

  (三)“地廣人稀,與發達地區交流不充分”的發展劣勢轉變成抗擊疫情的優勢,對有效減少疫病傳播發揮著重要作用

  牧區半牧區主要分布在我國西北偏遠地區,與外界交流較少,輸入性病例明顯少于其他地區,從源頭上降低了疫情大量、快速爆發的風險;另外,草原區大都地廣人稀、人群居住分散,形成了自然隔離,對減少疫情傳播和控制疫情蔓延起到了重要作用。同時,牧區半牧區發展相對落后,大型公共場所和娛樂設施少,人群密集度低,加上正直嚴冬季節,人們出門活動少,也對疫情傳播初期有效阻斷病毒傳播起到積極作用。

  四、牧區半牧區在抗擊疫情中突顯出的困難與短板

  牧區半牧區雖然在此次抗擊新冠肺炎疫情過程中是經濟社會受影響相對較小的地區,但從長遠發展來看,也暴露出一些問題和短板,存在著一些風險點,需要加強防范。

  (一)疫情使牧區半牧區鞏固脫貧成果的難度加大

  從疫情對牧區半牧區生活的影響方面來看,19%的受訪者認為疫情發生以來其生活質量下降,18%的受訪者因家庭收入受到影響,擔心來年的生活質量會大幅降低,17%的受訪者認為今年家庭收入會減少20%以上。在影響牧區半牧區生活水平的主要因素中,排在第一位的是外出打工受限。雖然牧區半牧區外出務工人員比例不高,但在受影響人群中占到了33%,占到總調研樣本數的6%。影響受訪人群生活質量的其他主要因素包括疫情發生后交通出行不便和物價上漲,受影響的受訪者分別占總樣本的5%和4%。除此之外,由于疫情使就醫、買藥受影響也是導致受訪人群生活質量降低的重要原因之一。

  從疫情對農牧民生產的影響來看,12%的受訪農牧民認為其畜牧業生產受到較大的影響,在這些受到影響的農牧民中,有67%認為因運輸不便,造成當地飼草料供應不足;有20%反映完全買不到飼草料;有60%的人認為飼草料價格上漲;35%表示家畜賣不出去,25%反映買不到幼崽。說明在牧區半牧區仍然存在交通盲區和薄弱區,疫情的發生對于部分農牧民來說無異于雪上加霜,不排除部分人群因疫致貧或返貧的可能。

  (二)面對疫情牧區半牧區加快發展生產的風險和短板明顯

  具體表現為,一是農牧民畜牧業生產周期高度同步、集中。此次疫情對牧區半牧區生產影響相對較小,最重要的原因是疫情發生時間錯開了90%以上的農牧戶家畜出欄期和46%的農牧戶購買飼草料的時間。如果疫情發生在秋季,農牧民既無法出欄家畜又無法儲備飼草料,勢必會造成巨大損失,疫情對牧區和半牧區的影響將難以估量。因此,要清醒地認識到牧區半牧區抗災能力仍然偏低。二是農牧民高度依賴畜牧業生產。據調研數據統計,在牧區半牧區,因疫情無法出門打工的人群比例僅占6%,在農牧民中這一比例僅為3%,這一數字遠低于我國農民進城務工比例,側面說明與農區相比,牧區半牧區的農牧民家庭收入來源單一,對畜牧業的依賴度偏高。加之小規模牧戶畜牧業生產機械化程度低,對資源依賴性強,受市場制約明顯,應對突發變故和變化的能力弱。因此,在疫情影響的未來一段時間內,市場的變化、外部經濟社會環境的變化以及氣候環境的波動等,都將會對草原畜牧業產生不確定的影響,進一步加大了脫貧攻堅的難度。三是科教現代化水平偏低,牧區學生的遠程教育實現難度大。牧區半牧區地處偏遠,通訊信號、網絡等覆蓋率低,教育的軟硬件條件都非常薄弱。調研發現,由于受疫情影響,牧區半牧區網絡教育難以上線應急,很多偏遠地區的中小學幾乎處于完全停課自學狀態。

  五、建議對策

  牧區半牧區是我國脫貧攻堅的主要區域,牧區振興是我國鄉村振興的重要部分,也是我國城鎮化的短板。針對新冠肺炎疫情對牧區半牧區的影響,以及保障牧區半牧區安全復工復產,加快脫貧攻堅步伐,提出如下建議:

  (一)做好統籌安排,保障春季生產有序推進

  在牧區半牧區,3月份開始逐步進入接育春羔期,需要有充足的飼草料供給保障。建議地方有關部門統籌協調飼草料的調配工作,嚴格管控飼草料的市場價格,保障牧區生產生活物資運輸通暢。

  (二)完善現有牧區半牧區政策,穩固脫貧攻堅成果

  建議延長草原生態補助獎勵政策期限,為牧區半牧區發展和脫貧攻堅營造穩定的政策環境;進一步優化和拓展牧區半牧區政策內容和措施,促進產業轉型升級,提高區域發展能力;加快畜牧業保險的市場化推廣,提高畜牧業抗風險能力。

  (三)完善市場條件,延長產業鏈條

  建議在牧區半牧區引導扶持畜產品屠宰加工企業,打造畜產品線上交易平臺,完善物流通道。以加工和銷售帶動家畜出欄率的提高,推動四季出欄,打破出欄周期同步性。同時通過延長產業鏈條增加畜產品產值,增加就業機會,吸引當地剩余勞動力轉移就業。

  (四)創新生產模式,解放畜牧業勞動力

  建議一方面引導畜牧業生產模式創新,在牧區半牧區推廣代牧、代養模式,解放畜牧業勞動力;另一方面開展農牧民生產技能培訓,支持引導過剩的勞動力轉移就業,扶持牧區半牧區社會創業,推動牧區城鎮化發展。

  (五)創新社會化服務模式,提高科技支撐水平

  建議引導支持社會力量,特別是科研院所、職業學校、涉農企業等,進入牧區半牧區技術推廣和服務體系,促進產學研融合,通過專業技術服務,提高牧區半牧區畜牧業科技支撐水平;鼓勵農牧民生產能手進入基層技術推廣人員隊伍,提高畜牧業生產科技含量。

  (六)繼續加強基礎建設,助推牧區城鎮化發展

  建議加強牧區半牧區基礎設施投入,在合理規劃的基礎上,做到路、電、網村村通、戶戶通,為牧區機械化、現代化發展提供基礎保障。

  

  作者:李平,中國農業科學院草原研究所草原經濟與政策團隊首席科學家

            丁勇,中國農業科學院草原研究所生態系統保護與恢復團隊、首席科學家

            智榮,中國農業科學院草原研究所草原經濟與政策團隊 骨干

            金軻,中國農業科學院草原研究所所長

TOP 广东福利彩票